基本信息
姓名范圣琦 别名 暂无
国籍 中国 出生地
语言 国语; 性别
生日 星座
身高 体重

详细介绍


范圣琦中国著名萨克斯管演奏家,原中国煤矿文工团首席萨克斯,国家一级演奏员,国家一级指挥,老树皮乐队队长,金萨克斯风重奏团艺术指导,北京金萨克斯风四重奏团音乐总监,中国国家体操队艺术顾问,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客座教授,由他率领的老树皮爵士乐队反具有浓厚欧美风情的爵士乐带给了国内观众,令人流连忘返。范圣琦人过中年后就留起长发,他那一头飘逸的披肩白发与那白花花的胡子,着实让他早早就多添几分艺术家的魅力,特别是与西洋乐器萨克斯配绝了。故人称范老头,他与生前的谢添是挚友,八年前他在北京国际艺苑音乐沙龙举行从艺50周年活动时,谢老等文化艺术界人士都到场祝贺。原籍山东黄县,童年随家人去哈尔滨的范老头,自少就对音乐感兴趣。他与萨克斯结缘,起于当年他大哥跟随贺龙的部队上前线去了,萨克斯就留给了范圣琦。少年的范老头,抱着这支分量不轻的乐器,跟一个十月革命后逃亡到哈尔滨的白俄音乐家学习。新中国成立初期,小有名气的范老头被北上招人的铁路文工团招走。在团里,他认识了同时调到该团的舞蹈演员王家琦。天地之大,双“琦”竟能在此巧遇,真乃天作之合,也就心心相印。回首悠悠往事,范老头也真有不少“奇遇”。1957年反右运动时,生性刚直的他仗义直言,并画了一幅漫画讽刺团里的官僚作风,结果便成了右派分子。一次,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举办舞会招待外宾,问负责人:“吹萨克斯的那个小范为什么没有来?”于是他被临时摘去右派分子帽子。待范老头后脚离开人民大会堂,右派分子的大帽又物归原主。可见,那是怎样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荒唐年代啊!1963年,被整团下放到哈尔滨的铁路文工团,又整团返回北京。但范老头却不能再接触萨克斯,因为那是“小资”的东西,必须砸烂,并让他改吹唢呐!中国进入改革新时期后,老范又一次焕发了艺术生命,随团演出,足迹遍及全国,好评日隆。退休后也闲不住,总有四面八方的人来请他前去登台,偶尔也以艺术家的身份到国外交流交流。据说他还组织了京城内一些荣休的老爵士音乐家,成立了一个“老树皮乐队”,自娱自乐。范圣琦印象你曾在橄榄树下/等待再等待/我却在遥远的地方/徘徊再徘徊/你永远不再来/我永远在等待……这是西部歌王王洛宾写给三毛的歌《等待》。6月30日,在北展剧埸演出的“在那遥远的地方--王洛宾艺术生涯60周年文艺晚会”上,中国第一代萨克斯管演奏家范圣琦用独特的手法演绎了这首《等待》。演出结束后,王洛宾老人拉着范圣琦的手说:“你把我想表现的东西都表达出来了。”演出的第二天,我来到范圣琦的家里。在他卧室兼客厅的一面墙上,挂着闪闪发亮的一组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萨克斯管小乐器。确实,作为国家一级指挥兼双簧、萨克斯管独奏家的范圣琦,他的名字更多地是和“萨克斯”联系在一起的。范圣琦有着一头灰白而卷曲的长发,目光炯炯,透着艺术家的洒脱和刚毅。他鹤发童心,谈锋甚健,光听他的嗓门会感觉他还是个青年。范圣琦于1934年出生于山东的一个书香门弟。其祖上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他九岁在哈尔滨随白俄罗斯的萨克斯演奏家学习,16岁考入“铁道文工团”,从此,他开始了漫长而又坷坎的音乐生涯。他曾因直言被打成右派,戴着右派的帽子,他默默地学习指挥艺术,二十年后,他成了铁路文工团的音乐指挥,李谷一、苏小明、张暴默和韦唯等,都曾在他的指挥棒下唱过歌。音乐是没有国界的。1990年,范圣琦去美国,在波士顿与著名的爵士乐演奏家交流,并用萨克斯管演奏了中国乐曲改编的爵士乐《阿西跳月》,使美国人对这位中国学者投来惊叹的目光。回国后,范圣琦致力于爵士乐的演奏,使美国加州大学爵士乐博士雪莱惊奇中国怎么会出现如此杰出的爵士乐演奏家范圣琦说:“我把音乐当作我的信仰,用音乐表现我内心的语言。”一次,他在演奏《少女的祈祷》时,把宗教色彩注入音乐之中,给人一种神圣、忘我的感觉,使现场的5位少女全都感动地哭了。范圣琦有着非常强烈的民族自尊。他早先一直演奏西方古典乐曲,但后来想,我是一个东方人,我还需要演奏东方的音乐。他说:“我要走中国的道路,把中国几千年流传下来的民族音乐,作为一种素材来发展,用世界的、现代的和弦语言、对位手法对中国的调式加以改造,把它们推向世界级的地位。范圣琦用萨克斯管演奏的《梁祝》,时而高亢,时而悠扬,时而喜悦,时而悲伤,特别是在“化蝶”一段,他用现代人的意识来注释,使浪漫主义色彩更加浓烈,大量的即兴变奏,使旋律波浪起伏。在音乐的波峰浪谷中,观众们如痴如醉,那美妙的音乐激荡着每个人的心弦,回味无穷。几十年来,范圣琦对音乐的追求没有停止,音乐已融入了他的生命。他说:“我这一辈子追求的是发挥自己对音乐更深的理解”。他演奏的《海之恋》,月白风清,迂回婉转,给人一种“海是软绵绵”的感觉。他演奏的美国乐曲《going home(回家)》,注入了中国人的情感,宁静、温暖;他演奏的《人鬼情未了》,起伏跌宕,美妙无比。范圣琦的演奏艺术已达到如火纯青、随心所欲的程度,可以用萨克斯即兴地、自由地表现内心丰富的情感。但他仍说:“我还在不断努力,我还没有自己的、满意的作品”。在这位六十出头的艺术家面前,我想萨克斯是古老而年青的,艺术家同样拥有一颗年青的心。(文/山奇1995年7月于北京)说起萨克斯演奏家范圣琦先生,演艺界无人不知。范先生就凭着手中的萨克斯走遍祖国山河,那优美的曲调令人如醉如痴。范先生年近七旬,精神饱满,神采奕奕,腰板挺直,声如洪钟,那精气神绝对像20多岁的棒小伙子,这完全得益于他酷爱体育锻炼的结果。范先生生在山东,后随父母去了哈尔滨。在冰天雪地里他学会了吹奏萨克斯,也学会了滑冰。在舞台上,他吹奏的萨克斯乐曲让人击掌叫好;在冰场上,他出色的滑技同样让人止步称道。在中央音乐学院上学时,他是学校里的体育尖子。跳高可以跳过自己的身高:1.75米,因为弹跳力强,他在校足球队里守大门,多少有了些名气。如今上了把年纪,但对体育的热爱愈加强烈了。他被聘为中国体操队的艺术顾问。那几日,他给体操队上课,讲音乐和体操的关系,他边讲边演,生动活泼,使教练队员们受益匪浅,掌声不断。他和体操队上上下下打成一片,每年春节都和小队员们一起联欢。他说:“这样能年轻几十岁,我若练体操,准能拿冠军。”他摸着奎媛媛的头说:“那世界冠军就没你的份了。”领队钱奎接过话茬道:“奎媛媛那是女子比赛,您怎么跑女队参赛去了?”众人大笑不止……范老先生性豪爽开朗,大家聚会,他喝起酒来竟让有“酒神”之称的黄玉斌也竖大拇指。在为悉尼奥运会胜利归来的冠军们的庆功酒会上,范先生和黄指导喝了个痛快。体育项目中,范先生尤爱足球。每每看完足球比赛转播,总和我通电话,谈感受、谈球艺、谈战术,谈着谈着就动了情,他盼中国足球冲出亚洲,盼得望眼欲穿。这一聊就个把钟头。今年赶上亚洲杯,范先生家电话费严重超支,范夫人笑着说:“全是足球闹的。”范先生不仅喜欢看足球,而且还亲自披挂上阵。去年秋天,他随中国明星队去甘肃参加扶贫义演,还真上场踢球了。那天,比赛进行到下半场,他放下萨克斯管,换上运动衣,跑上球场,担当中卫一职,不一会儿,他渐入角色,后场利索地断了对方前锋脚下球,他视野开阔,一脚长传,传给前场的谢东,歌星谢东接球后晃过阻截的后卫,迅速下底传中,景岗山冲上前迎球怒射,可惜打在了边网上了。这一精彩配合赢得场下一片喝彩,众人大叫:“范老爷子好样的!”可惜,20分钟过后,人家怕老爷子伤着,明星队的执行教练李金斗、申军谊将他换下场来,这他还满脸不高兴呢。去年悉尼奥运会,范先生正赶上在美国讲学演出。中国运动员的出色表现,令范先生激动不已,乒乓球队夺得四枚金牌,领奖时,全场中国人高唱《义勇军进行曲》时,电视机前的他,早已泪流满面了。他说:“这就是中华魂,中国的脊梁!”讲课时,美国朋友们见到他都击掌祝贺,民族自豪感洋溢在范先生灿烂的笑脸上。北京申奥,范先生举双手赞成。他说:“世界早就应该给北京机会了。看看我们的发展、看看北京的变化、看看我国运动员为世界体育发展所做出的巨大贡献,21世纪将会属于中华民族。北京举办奥运众望所归,现在,全国上上下下申奥的热情日益高涨。但是,通过比较,通过交流,更应该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尽快地改正不足,让申奥活动尽善尽美,这样我们才能更具优势,更有把握。为了北京申奥运会,需要我出力时,请招呼一声,我会用心爱的萨克斯为申奥呐喊、加油!”

  加载评论内容,请稍等......